柠檬味的小鸡翅

【日狛】黑帮老大的日常

  *说是日常,只不过是一个小段子而已
  *ooc!
  *黑帮老大创和能♂干的手下枝
  *日向神座两人论,但是日向也有神座的所有才能

 
  “那……那个……老大……我们,失败了……没有抓到……神座出流……”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颤颤巍巍地说。
  “什么?!”黑帮的老大日向创把手上的玻璃杯摔到地上,吓得那两个人抖了一下。“明明已经给他吃过安眠药了,他能跑也是厉害,但是你们居然抓不到?啊?”
  “对对对……对不起老大!可是……神座出流真的太厉害了……我们……是真的没办法抓到他……他……就跟你一样强大……”那两个人快哭出来了。
  “你们还有理由?我雇你们是干嘛的?你们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以后我怎么敢指望你们?神座跟我差不多强大哪又怎样?你们还不是一样没抓到?你们真是一帮废物!”日向右手握着拳头很大力地往椅子的扶手上砸,椅子的扶手很快出现了一个裂痕。
  日向站起来俯视着他们两个,眼神里充满的愤怒。“噫!!!!!”那两个手下害怕地互相抱了起来,很怕日向接下来会打他们一顿。
  “报告。”这时门卫突然喊了一声。
  “别打断我!”
  “狛枝要见你。”
  “狛枝?让他进来。”日向坐了下来,然后用手摸着额头因为烦躁而皱起的皱纹。
  “啊啦,日向君生气了吗?”狛枝笑着走进了房间。旁边互相抱着的两个人不由得感到佩服,居然在老大生气的时候还能笑着。
  “有什么事吗?没事就回去。”日向的声音很是愤怒,可是又因为不想在狛枝面前发脾气而很勉强地抑制了一点。
  “嗯……我刚刚抓到了神座君喔。”狛枝依然笑得很灿烂。
  “什么?真的?”日向和那两个手下十分震惊。
  “把他带过来。”狛枝说完,另外两个手下把神座给带了过来,然后把他扔在地上。
  “啧。”神座黑色的长发挡住了他的脸,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他的语气充满了不屑。
  “哈哈,我只是幸运地遇到了狼狈逃跑的神座君喔。”刚说完,狛枝就感到旁边两道仇恨的目光。“我是抢了你们的功劳吗?抱歉。”狛枝笑着对他们说了一句,然后直径走向日向,横着坐在日向的腿上,双臂环绕着日向的脖子,轻轻地对日向说:“呐,我抓到了神座,我今晚能不能要些奖励呢?”狛枝吐出的话语像是在诱惑着日向一般。
  “你想要什么都行。”日向扶着狛枝的腰,温柔的说。
  “那……”狛枝慢慢凑上日向的脸,然后用自己的唇吻上了他的唇。
  “唔……哈。”过了许久,这两个人才分开来,唇与唇之间的银丝倒映着旁边两幅惊恐的脸。
  “那个……老大。”吃了一顿狗粮的两个人想要离开。
  “嗯?干什么?你们还不快给我滚?我这个星期不想在看见你们的脸!”
  “是……是!”那两个人终于得到解放了。
  “抱歉,他们两个太没用了,根本比不上我的狛枝。”日向用手摸了摸狛枝的脸颊。
  “闲人都走了,那我们继续吧。”
  “好。”
End.
(神座:你们是不是忘了我?)

隔断玻璃与海底世界

隔断玻璃与海底世界
  *试着写了一下六十分的题目,写得不好可以给些意见! @日狛深夜60分
  *OOC!
  *描写得不好且很乱,而且有bug
  *废话多
  *就当练习一下,看的开心就好
  *二代人员全部加入未来机关设定
  *小学生文笔

  “啊……”狛枝睁开眼,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平地上,然后他坐起身来,一手撑起身体,一手摸着脑袋。
  “头有点疼……不过,这里是那里?”狛枝听见自己的声音很清亮,不知道为什么。
  然后他望了望周围,周围好像都是水。
  对,没错,周围的确是水,因为他现在在海底里。
  浅蓝色的海水在他的身边缓缓流动,从高空坠落下来的太阳光线插入了海底里,就像在水中生长的竹子一般。周围有一些珊瑚,颜色各异,形态各异,细看不是很好看但却又不觉得碍眼。
  不得不说,这海底里的景色很美,使狛枝在注意到这里是海的时候,已经过了十多分钟了。
  “这里好漂亮啊。”对于喜欢漂亮的东西的狛枝来说,盯着这里十多分钟已经算少了。他站起身向前慢慢地走过去,走了一会儿,却撞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。
  “啊……”因为被不明物体挡住了前进路线的狛枝不由得叫了一声。“嗯……这好像是玻璃?”狛枝伸出左手向前碰了碰,金属与硬物碰撞的声音使得他确定了眼前有一块玻璃的事实。“这里没有水,所以上面也是有玻璃的咯?怪不得我没有被淹死,原来是被困在了玻璃内啊。怪不得我觉得我的声音清亮的一点。话说回来,我好像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。这个时候我应该还在未来机关里做工吧。”沉迷于漂亮的东西的狛枝突然想到这一点,于是他盘腿坐下来,仔细思考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。
  “嗯……我昨天执行了一个到码头消灭绝望残党的任务,日向君和九头龙君也一起的。然后……然后就好像一不小心就被绝望残党给抓到了船上。哈哈哈还真是不幸啊,明明藏的很隐蔽了,居然还是会被找到。被抓到船上后,我们都被绑了起来,之后我好像是被关在一个很大的玻璃箱里了,就是这个吗?之后的事情……一点都记不起来了,应该是被绝望残党丢下海里了吧,真是绝望啊,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,看着这么美丽的东西,然后慢慢死掉,这可真是那些绝望残党会做的事情呢。”想到这里,狛枝突然耸了耸肩,然后站起来,走到有玻璃的地方,绕着这个玻璃箱的内部走了一圈,狛枝边走边想:好怀念呢,程序里的那个‘终极死亡空间’,看来,或许又要进行一次密室逃脱了呢。
  绕着玻璃箱内部走过一圈后,狛枝总结了一下:这个玻璃箱挺大,里面的空气大概还能让我活久一点吧。然后,阳光能直射到这里,那么这里应该不深,而且这个玻璃也很厚,应该很难打破,就算能打破我应该也游不上去吧。唔,这周围没有类似石头的坚硬物体,嘛,还是消了能从内部出去的念头吧,本来还以为又要进行一次密室逃脱,没想到……唉。
  或许机关的人会来帮我。不过他们都很忙,在我能活着的时候大概是不会来了吧。啊——真是不幸啊,先是不幸地被绝望残党抓住,后来是被关在这里,最后觉得自己出不去了。不知这么大的不幸还能不能换来极大的幸运呢?应该是不行了吧,想我这样的渣滓,早点死掉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呢。
  “那我就等着死亡的到来吧。”狛枝躺了下来,双手放在后脑勺,然后望着上面蓝白相间的海,发起呆来。
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箱子里走来走去的狛枝好像发现有一个黑影正向他慢慢靠近,狛枝的瞳孔缩小了一点。
  “那是什么呢?”狛枝这样想,幸运的话,可能是人,不幸的话,那应该就是比较大的鱼了吧,吃肉的那种。虽然它也吃不到我就是了。
  等到那团黑影的轮廓已经很清晰的出现在狛枝眼前时,他发现那团黑影是日向创。
  日向身上没有穿任何的潜水器具,是靠了神座的才能吗?
  日向在发现狛枝后,他游泳的速度变快了。他努力游向狛枝,却在狛枝的前方停住了——他撞到了玻璃,发出了很沉闷的声音。虽然是在水中,但头撞到玻璃还是很疼的,日向揉了揉额头。“啊抱歉,我现在被这个大玻璃箱困住了。”狛枝苦笑着说。可是玻璃很厚,日向并没有听见狛枝的声音,只是不停地拍打着玻璃。
  日向在水中不能说话,而狛枝却又因为玻璃太厚而传不出声音。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注视着对方。
  日向开始用手语与狛枝“对话”,可是狛枝并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,摇摇头说:“算了吧。”日向没有听见狛枝的话,见狛枝摇了摇头,于是凑近玻璃,用手在玻璃上滑动。“……会救……出……”狛枝看着日向在玻璃上滑过的顺序,勉勉强强地认出了几个字。“唉,果然我还是无法出去吗?嘛,反正救我这样的渣滓也是浪费时间。”狛枝转过身,不再理会日向。
  “砰……砰!”狛枝突然听见身后有撞击的声音,他回过头看,发现日向正用膝盖用力撞向玻璃。
  “日向君,我这种人,真的值得你这么努力的去拯救吗?”狛枝望着日向,希望他能听见,希望他能答复。这时,日向停止了踢玻璃的动作,然后在玻璃上滑了几下,然后就向上游走了。
  日向就这么消失在狛枝的视线中。“诶日向君你去哪?该不会是因为救不出我然后把我抛弃了吧?哈哈哈果然我这样的渣滓是不会被救出来的呢。”狛枝又开始自顾自的贬低自己了。“但是,日向君刚刚写的是什么?”狛枝并没有认真看着日向写字,他觉得反正也是看不懂。“那大概是‘我不管你了’这样的句子吧。”
  过了十多分钟,日向还是没有回来,玻璃箱里的空气开始变得稀薄,狛枝开始感觉到有些呼吸困难了。“好像空气不够了呢……”狛枝感觉到呼吸有些不顺畅了,看来我快要死了呢,啊,日向君,你真是个见死不救的坏人呢……
  因为箱子里的空气已经所剩无几了,狛枝打算好好迎接死亡,然后他躺了下来,闭上了眼睛。
  过了一会儿。“砰!”一阵很大的碎玻璃声突然传入狛枝耳中,可是他的意识因为现在箱子里的空气已经所剩无几而开始模糊,还没来得及判断这是什么声音就又晕了过去。
  ……
  “喂!听得见吗?该不会是还有水没有被排出来吧……那继续……”“咳咳!”感到胸部一阵挤压的力气,使得狛枝从死亡中回了过来,不如说,是有人把他拉了回来。
  “你醒啦?”日向望着从床上弹起来的狛枝问道。
  “水……”狛枝靠在床头虚弱地说。日向赶紧装了一杯水给他。
  “咕噜咕噜。”狛枝很快就把水给喝完了,他望了望周围,发现这里是未来机关的医院。“现在你感觉怎么样?”“胃有点难受,我是溺水了?”“是啊,那时你在那个玻璃箱躺着,眼睛闭着,我以为你是在睡觉,然后看见你脸色不对劲我才把你救出来。”“那时候你不是游上去了吗?”“嗯,我那时候是打算找东西来救你的。”“然后呢?我记得那时候还听见了很大的碎玻璃声。”“啊……不说了,我要走了,你先在这里好好养伤。”日向很急忙地就走了。狛枝坐在那里,双手(机械臂防水)紧紧地握着已经没有水的杯子,他以为日向是因为自己太麻烦了,于是就不想理他了。“果然是我太累赘了吗?其实不是他救的我吧?”
  过了一会儿,九头龙过来探病了,狛枝和九头龙说了一下情况后便问了九头龙一句:我是被谁救上来的?
  “日向没跟你说吗?”
  “我正想问的时候他就走了。”
  “是害羞了吗……”九头龙很小声地说。“其实在我们被抓的时候,你被抛到了海里,那时候我们都被下了安眠药。当到日向准备被丢下海的时候他突然醒了,然后把那些绝望残党打了一顿,把我救了出来。这些都是日向跟我说的,我之后才醒过来。我醒过来的时候,听说日向已经出去找你了,于是我也赶紧准备好就出去找你,当然,也叫了很多人。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你,后来我突然发现了日向,我向他游过去,发现他在用膝盖踢困住你的玻璃箱,你那时候正躺在箱子中间,脸色很难看。那个玻璃箱很厚,你应该也知道。在我发现日向的时候,那块玻璃居然快裂开了,我就连忙把我背后的氧气瓶砸向玻璃箱,但是水的阻力太大了,玻璃毫发无损。日向看见我有氧气瓶,就抢了我的氧气瓶,向箱子砸去。对了,那时候日向把我送到机关就走了,他好像知道你被那些残党扔下海了,他跟罪木说了句‘我要去执行任务的那个海边看看’就走了。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带。嗯……刚刚讲到哪了?”
  “日向君把你的氧气瓶抢走了。”狛枝提醒他。
  “哦,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,日向用力把氧气瓶砸向玻璃箱,玻璃居然破了。”狛枝听到这,瞳孔缩小了点。“打破玻璃后,他直接把我的氧气瓶随手一扔,然后抱起你就很快地游上去了。”
  “可恶的日向,狛枝比我还重要是不是?”九头龙在心里骂着。“应该就是那时候你呛了几口水吧?现在怎么样?”
  “啊已经好多了,你们为了我这种人这么努力还是幸苦你们了。”狛枝笑着对九头龙说。
  “啊……对了,我到岸上时……呃……那个……我看见了日向在对你做……人工呼吸……”九头龙非常尴尬地说。
  听到这句话的狛枝脸有点红,“日向君……为了救我……对我做了人工呼吸?”狛枝用一只手捂住了半边脸。
  “狛枝,你现在好点了吗?”日向突然推门而进,手里还提了点东西。“是日向啊,我不打扰你们了,再见。”九头龙很快地就溜了。
  “怎么了?”日向望着九头龙溜得贼快的背影有点摸不着头脑。“我给你买了点东西吃,这里还有胃药,你不是胃不舒服吗?诶?你怎么了?”日向看见狛枝捂着半边脸说。“没什么……”  狛枝把手放了下来,脸上的红晕已经散去了。然后他对日向说:“刚刚我已经问了九头龙一些事情的情况了,日向君真是好人啊,居然为了我这么努力。我能问一个问题吗?”“问吧。”“那时候你为什么游上去了呢?”“那时候……?噢,那时候,我见玻璃箱踢不烂,就游上去找其他东西了,可是找不到,于是想去看看你,然后发现你在箱子里躺着,脸色苍白,我觉得你应该是呼吸困难了就打算把膝盖踢断了我也要把你救出来。不过幸好九头龙过来了,他那时候背着氧……唔!”日向认真地说着话,突然感到嘴唇有一丝温暖。狛枝吻了他。一个很短暂的吻。“谢谢日向君,后面的我已经知道了。”狛枝笑着对日向说。从日向说的“把膝盖踢断我也要把你救出来”的那一刻开始,他觉得,他好像喜欢日向了,这是除他的父母外第一个的人。“去喜欢……应该也无所谓吧?”
  “你……你你你干什么?!”日向的脸很红很红,他用手肘挡着自己的唇说。“日向不是为我做过一次人工呼吸吗?我的初吻,已经被你夺走了哦。对了,你游上去前写了什么字?”“我……我忘了!”“哈哈,日向君真是健忘呢。”
  ……
  过了一天,狛枝被派去那个曾经关过他的那里去捡玻璃碎片,一是为了保护去那里玩的人的安全,二是因为左右田想利用这种强度特别高的玻璃做些东西。
  狛枝按照他的记忆到了那个地方,还好是玻璃箱破了个洞,外壳还是很完整的,碎片也不算多。于是他先把比较完整的玻璃箱搬上岸,然后小心地捡起一些碎片,游到岸上放下。捡了挺久,终于捡完了,狛枝在那堆碎玻璃堆旁边休息着,然后他无意间发现有一块碎玻璃上,因为太阳光的照射,反射出的光似乎是字。他拿起来对着光看着,然后把上面的字念了出来:“我爱你。”这时狛枝的脸又红了一次,这应该就是日向君忘了的(其实是装的),他第二次写的字吧。
  End.

许愿,同学约我去看,然后没钱(这种事情就不要说出来了!),听说挺不错的。

【日狛】超短段子

*ooc ooc ooc
*超短
*瞎jb写,灵感来自“今日头条”的某个评论

  狛枝病了。
  他得的是心脏病。
  正在出差的我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赶到狛枝所在的医院。
  “你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!”我在阳台前低着头说,“之前是脑癌,现在又是心脏……”
  “日向君。”狛枝打断了我的话,“我啊……是想你想到心都坏了呢。”
  我惊讶地回头,只看见他指着胸口,笑着对我说。
  他笑得似乎很勉强,随后我发现他的笑容如同床单那样的苍白。